万迁山河

曾渴望死亡,却仍希望能一直在这生的地狱之中挣扎,争夺那一个走向天堂的位置。

呜呜呜呜是媳妇写的文!!


喜欢爆炸了我爱她一辈子呜呜呜呜!!!!


@月更型选手旧岁 !!


月更型选手旧岁:

是写给我cp @万迁山河 的200天贺文!

会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只允许我的大宝贝转载!!

★雷安要素!

★有点奇怪的雷安,慎点✨




安迷修站在田野上。

他曾记得雷狮也曾在这里,也是站在这里,第一次吻了他。

他俩逃了课。

那是安迷修这辈子唯一一次违反校纪的行为,雷狮用外套把他的头套紧,其实只是怕安迷修着凉而已,这弄得安迷修哭笑不得,于是他只好对雷狮说:“你应该弄个麻绳把我捆起来,”后半句是这样我看起来更像一袋子土豆了,但安迷修咽下了在嘴边的话。雷狮笑了起来,“你这是变相承认你是抖m吗好学生?”雷狮的话并没有令安迷修生气,那好学生眨了眨清澈的湖绿色眸子,随口回了一句:“那你承认你喜欢抖m的我喽?”

届时雷狮正把套着自己外套的安迷修安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听到这么一句话,耳尖不自觉发红——“嗯。”

安迷修听见他说。

雷狮拉着安迷修,安迷修安安稳稳地坐在雷狮自行车的后座上。

这辆自行车是安迷修打了一学期的工为雷狮买的,他表面上万分嫌弃,实际上自己不知道偷偷做了多少次保养——尽管那只是一辆价值不高的自行车。甚至比不上雷狮的那双鞋子。

但是他逢人便说:“这是安迷修给我买的,等我们结婚那天我会骑着它,后面座位上的人就是安迷修,也只能是安迷修。我们会一起驶入婚姻的殿堂。”

他绛紫色的眼眸中闪烁着星光。

安迷修承认,坐在后座感觉不错,可以有个理由双手环抱的雷狮的腰,但这却遭到后者的强烈反对:“我骑车的时候你抱着我我会分神的。”

“你骑你的车,我怎么会让你分神呢?”

“因为我想回头拥抱你。”

安迷修笑了笑。

他看着雷狮骑着自行车,他们路过了海洋,这是雷狮所向往的地方,两人在车上,觉得世界就只有那么一点,海风吹在脸上,带来一股腥膻的气息,雷狮两条头巾狂妄地飞舞,几次抽打在安迷修脸上。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挺俗的,和雷狮这么一起一辈子也挺不错的。

前方的雷狮突然开口道:“你看,安迷修,这就是我的向往,我的梦想,”他言罢,腾出一只手指了指海洋,其实他不指,安迷修也能清楚的知道那是什么,“如果时代允许的话,我会成为一个海盗。”

“那我就做骑士,”安迷修说,“不会让你作恶的。”

雷狮又发出了笑声,“好,拭目以待。”

雷狮终于在一小片田野停下。他们下了车,雷狮也没锁自行车,只是把它放在一个在他视线以内的范围之内。

雷狮拉住了安迷修的手。他的手是温暖的,是充满活力的,是少年的手。安迷修回握住他,两人使了如此大的力气,仿佛下一秒对方没有外力支撑就会被风吹走似的。

雷狮带他走到田野中央。

他说,安迷修,你能闭上眼睛吗?

安迷修乖巧的闭上了眼。大概没有几秒的时间,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唇上有种奇妙的柔软的感觉,但是那种感觉只一下就消失了,安迷修惊奇的睁开眼。

其实他知道雷狮做了什么。

他看见雷狮双手抱臂,认真的看着他。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敢肯定,雷狮亲他了。他向少年人争辩,可是黑发少年过于狡猾,他只是说:“我只是点了你的嘴唇,思春少年不要想太多。”

安迷修笑了,他决定不去拆穿雷狮,就让他沉浸在这种喜悦里也好。

安迷修踮起脚尖,也轻轻在雷狮的唇上亲了一下。他说:“思春雷,我也只是点了你一下。”雷狮怔住了,他们双手此刻紧握。

……

……

少年间的爱恋不被世人所看好,雷狮被他的家人锁起来,安迷修也被威胁恐吓,若是在靠近雷狮一步要他好看。

如果我怕死,当初我就不必和他谈恋爱了。栗色头发的少年挺直了腰板,端端正正的回答:“我就是喜欢他,只有生与死能将我们分开。”

雷狮的家人知道安迷修倔,于是他们使了手段让雷狮出国,雷狮刚开始极力反抗,甚至从家里的窗户跳了出去,长此以来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反抗只会为安迷修带来麻烦。

他爱安迷修,不想让安迷修为了他受委屈,于是雷狮拉着行李,踏上了去异国他乡的旅程。

安迷修刚开始听见雷狮要离开的消息,他几乎拼尽全身的力气——

他跑到了机场。

他匆匆忙忙的查询雷狮的航班,却被告知飞机已经起飞了。

安迷修倏地瘫坐在地上,他敢确定,这是他这辈子最狼狈的一天,没有之一。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止不住地流。

安迷修不知这样沉默哭泣了多久,但他随后拿袖子抹了两把眼泪,决绝的离开了。



一股麦香,安迷修这才回过神来,他还在田野里,此时已是晚上,至于究竟几点,对他来说意义也并不大。

他想念雷狮的笑,雷狮的爱,雷狮的一切。

雷狮,他的恋人,他的朋友,两人之中最先放弃的那个……

安迷修阖上双眼,他感到累了……

但是那种奇妙的感觉……!竟然出现了!

出幻觉了?安迷修心里问着,但他知道,他知道——

睁开眼睛,是雷狮在吻他。

那个人早已改变,他的眉眼,他的身高,都变了很多。

安迷修眼睛一酸,抱住雷狮再也不愿意松开。

“我说过的,你在哪,我就在哪。”

“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直到生死将我们分离。”

雷狮虔诚的亲吻了他的手背。



【出茶】雄英在校高中生和他们的恋爱绯闻(四)




一行人晃晃悠悠地到了训练场地,果不其然看见B班有脾气暴的已经开始和爆豪胜己吵起来了。

“绿谷同学……你看。”丽日御茶子先看到了那简直快要乱成一团的一群人,她扭过头来有些忧虑地提醒了一下绿谷出久。

“看起来场面似乎有些不太妙……”

绿谷出久有些迟疑,他不觉得现在的情况待在这里是个好的选择。争吵双方差点就动起手来了,他无论过去还是待在原地都只会激化矛盾——如果有人发现他们站在那里的话。

“绿谷。”常暗踏阴打断了绿谷出久说到一半的话。他看了看爆豪胜己那边。皱了皱眉,说。“来都来了,不能就这么走。”

绿谷出久的脸色也凝重了些。爆豪胜己这会儿来了这么一下,想必B班也会在交流赛时琢磨出些更刁钻的战术来。虽然这样不太好……但是他们现在确实有必要待在这里。有些准备总比出乎预料要强。

“也是,我们还是尽量不要让B班看见……”

但饭田天哉还是先着绿谷的话一步走了出去。绿谷出久竟忽视了这一点——这个人是班长,而这个班长从来没有对同学们的打闹,那种真正的打闹坐视不理过。现在看着这样的情况,纵使他知道时机不适合这么做也忍不了。

“喂——爆豪同学,请不要在公开场合公然闹事!”

“哈——?”

“喂——?”

这一前一后的怪叫声分别来自爆豪胜己和B班的另一个人。爆豪胜己怎么可能听饭田天哉近乎命令的话,言语攻击的对象居然就这么转向了自己班的班长。

“你这家伙竟然敢来命令我?”

“作为一个班的同学,看到你这么做我当然要……”

“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饭田天哉试图和他讲道理,结果当然是根本不可能讲得通。

“喂,我说——”

B班和爆豪胜己吵起来的那个同学看了一眼绿谷他们的方向,再看看爆豪胜己和饭田天哉。

“你们A班今天,是打算组团来闹事的吗?”

“当然不是。我们……”

“废什么话啊!你刚刚的嚣张气焰哪里去了啊?!有本事就在这里跟老子打一场啊!”

“爆豪!!”

饭田天哉忍不了爆豪胜己了,他不仅闹事还老抢他话头。

这时绿谷出久从旁边溜了过来,他把饭田天哉叫到一旁,假装要拉他离开的样子。一到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就边走边用B班听不到的音量小声对着饭田天哉说起来了。

“饭田同学,让小胜继续吧。”

“??绿谷你这是……”

“我想小胜可能是这样想的。”绿谷出久把饭田天哉拉倒另外两人旁边,他小声地和他们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我认为,小胜是想逼他们出手和他对决一场,来试试B班现在的实力。小胜做事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如果有目的的话,我现在能想到的大概就只有这个了。”

“原来是这样的吗……”

饭田天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旁的常暗踏阴听了也点了点头。

“爆豪的方法确实是个好主意。”

“爆豪同学真厉害啊……”丽日御茶子感叹道。

“而我们这边确实并不清楚B班现在的实力如何。上次看见他们作战……大概也有一个多月了,他们的实力肯定不可能毫无变化的。”

这点大家都清楚,尤其是在雄英,每个人都有很深的体会。想要毫无变化简直比有大的改变还要难——除非你被在这所学校中的竞争淘汰了。

四人还沉浸在对爆豪胜己心思的研究之中,就听见爆豪胜己一声大吼朝着他们传来。

“喂!你们那边的四个人!过来!”

“这家伙又怎么了?”

“不知道。”绿谷出久摇了摇头。“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我撑不住了晚安()码的异常短小

给大家看看我的崽!!!!!!!

是后爹无疑了()今天和小伙伴探讨了下我曾经的崽子们(?)

我好像是个后爹x

澄渊其实很好看的(!)

她叫澄渊,全名苏澄渊。

【出茶】雄英在校高中生和他们的恋爱绯闻(三)

“……那该怎么办?”

  饭田天哉问。绿谷出久也是一脸的愁容,左思右想也没有什么办法。今天就这么算了的话又很不甘心,只剩两天的话时间虽然很紧,但也不是不行。

    他咬咬牙,只能先这样了。

“啧,臭久!堵在这里干什么!不走的话就给我滚开啊笨蛋!”

  爆豪胜己的声音响起得很不是时候,打断了绿谷的思考。他一愣,下意识地往旁边退开了。丽日他们见状也走到了一旁。

  爆豪咬牙切齿地走过去了,还不忘瞪上绿谷一眼。他身后的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闹腾着对他们抱歉了一下,被爆豪转过来吼了一嗓子也安静了下来。

“他们为什么只有三个人?”丽日御茶子疑惑地问。

  绿谷想了想。他觉得应该是爆豪的性格问题导致的。

“大概是大家都不想和小胜组队吧……唉??”他似乎是才注意到爆豪胜己他们的方向问题,试图叫住他们。

“喂——小胜——”

  “搞什么?烦死了臭久!”

绿谷断断续续地将B班的事情喊了过去,爆豪应该也听明白了,想了一会儿又吼了过来。

“那就去看一看他们要怎么打啊!你是什么蠢货?”

说完毫不犹豫地走了,上鸣和切岛紧随其后。路上还在打打闹闹。

“喔——爆豪真厉害啊,直接就去打探B班了。”

  “是啊是啊,即使时机完全不对呢——”

  “啧,都给我闭嘴!”

 

  “那我们也直接去好了。”

绿谷出久和临时小队里的其他三人就这么将此事敲定下来。也开始往训练场地的方向走过去。

  丽日御茶子走在路上一直忍不住去看绿谷,刚刚爆豪的言行使她有些惊讶——虽然爆豪一贯如此。

“绿谷同学,爆豪同学一直都是那样的吗?”

  “啊,是的。”绿谷无奈地笑了笑。

“小胜小时候就是那样子对其他人的了,但他其实还是有些关心大家的。”

  “这样吗……”丽日御茶子想了想,发现对话也只能这样不了了之。

 

  “ 在这样的人身边还能努力地奋斗,拼命地向前,绿谷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她这么想着,突然对绿谷出久没来由地敬佩了起来。随之而出现的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把她的心塞得满满的。

  “丽日同学是有什么困扰的事吗?”绿谷像是看出了丽日御茶子的些许失落,感到有些担心。被绿谷这么一问,丽日愣了一下。

  被关心了。

  她笑了出来。真是的啊,自己刚刚在烦些什么啊。

  “没事的,绿谷同学!”

  “真的吗?”

  “嗯!”

  反正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大事,而且也一直有人在关心着自己呢,果然还是开心一点比较好吧。

 

 绿谷出久看着丽日御茶子还算开心的样子放下了心,但觉得总还是有些不对。想了想他觉得丽日的笑容....似乎有些勉强。

  “丽日同学?”

  “嗯??”

  绿谷出久尝试提出那个他酝酿了一会的主意,居然还有些困难。

  “要不...交流赛结束以后,一起出去玩吧?”

  “啊??好啊!绿谷同学打算去哪里呢?”

  “我觉得.....”

 

  两人走在稍前的地方兴致勃勃地攀谈着。饭田天哉看着他们靠的异常近的距离,开始怀疑中午丽日对他撒了谎。

  难道传言是真的吗......

  丽日同学....真的在和绿谷谈恋爱???

 

   啊抱歉因为上学的缘故收手机了(.......)

  对不起!!我会尽量抽时间的!!!出茶已经在写了!!!

  顺便提醒以下如果有cp洁癖的话还是慎关(?)因为出茶是突然想写的这个写完了大概就不会有新的了()我个人更喜欢轰出一些其实

  然后因为我是一个杂食党,所以还是请有洁癖的同学们稍微注意一下吧emmm

  总之真的非常抱歉!!!

【卡埃】理由(一)

是瞎脑出来的一篇文

有卡埃视角转换注意

有上帝视角注意

有转生事件注意

有回忆杀注意

卡保留记忆注意

没什么了,雷点自避,评论区走链接吧。

片段短打

安雷安注意。有可能会写。

很多都是字面意思注意。

占tag致歉

  面前棕发男子睡容安详,放开戒备的他此时就像一只绵羊,毫无戒备地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出来。
  猎手近在眼前,可他毫不自知。
  所幸猎手并未打算趁人之危。他附身凝视着他那势在必得的猎物,嘴角扬起一丝莫名的微笑。惊艳又危险。
  不需在此时下手,他会堂堂正正地捕获猎物。
  他这么想。

  魂魄仍飘荡在虚无的温暖港湾,已经被锁定的所谓“绵羊”仍不知道外界的一切。他的双眼警惕地注视四周景象,像是被困住一样。
  这场战役无人取胜。
  因为猎手从未听过那个故事。
  《披着羊皮的狼》。

(出茶)雄英在校高中生和他们的恋爱绯闻【二】

cp向为出茶——

摸鱼连载产物——

很不认真,请自行避雷——

  "丽日同学!在校高中生是不能早恋的!一方面校规不允许,另一方面影响学习!"饭田天哉一脸严肃地对着丽日御茶子说。他们所谓"重要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思想教育。

  丽日御茶子感到力不从心。为什么每个同学都下意识地当真了??

  "啊……那个……饭田君,我并没有和出久君早恋啊?"

  "……是这样吗?"

  饭田天哉愣了一会,略带疑惑地问道。些许时间后或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郑重地对丽日御茶子道了歉。

  "是这样啊。未经证实妄自猜测,还对丽日同学说了有些过分的话……对不起——!"

说着饭田天哉还将头低下了些,丽日御茶子登时被吓到了。

  太过郑重了。
  丽日御茶子冷汗都要滴下来了。

  "啊……没关系的,饭田君。"

  虽然丽日御茶子确实没有和绿谷出久有什么朋友之外的关系,但这句话她说的莫名没有底气。
  "真……真奇怪呢。"
 
  这么想着,丽日御茶子在和饭田天哉道别后先回去了教室。因为"重要的事情"顺便一起享用了午饭的两人就此分别。原因是因为饭田说不要浪费食物。
   ……他的餐盘里好像确实还剩下一大半。

——
  下午。

  "好了,就是这样。下去了自己组织小队。"
  "是——!"

  相泽消太走下讲台,打了个哈欠走出了A班教室。前脚刚离开门槛,后脚教室里就炸成了锅。

  "八百百八百百,你要和谁组队啊!不如就和我吧?"
  "喂,轰,我们这边还缺一个人,要来一起吗?"

  丽日御茶子还在发着呆,饭田天哉就和绿谷出久走到了她面前。见她眼神呆滞双目无神,绿谷忍不住举起手来在她眼前晃了晃。

  “……丽日同学?”
  "啊??"

  丽日御茶子整节课都在走神,绿谷不禁担心了下她是否听到相泽老师通知的三天后的班级交流赛。

  "……怎么了,出久君和饭田君。"

  听到丽日御茶子表示不解的声音绿谷出久的担心算是被彻底证实了,他正准备出声提醒丽日御茶子,饭田就抢先一步开了腔。

  "是这样的,丽日同学!"
  听到饭田这样大的声音纵然丽日御茶子再不集中精神也无法视而不见了。她提了口气,晃了晃自己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看着饭田天哉哇啦哇啦地说起来。

  "相泽老师说三天后,我们一年A班将会和B班有一场班级间的交流赛,需要我们自行组成四人小队,丽日同学要和我们一起吗?"

  "嗯!"丽日御茶子点了点头,可她四下张望,总觉得少了什么。

  "四人小队……可是我们只有三个人啊?"

——
  绿谷出久和饭田天哉面面相觑,有些古怪地看了丽日御茶子一眼。

  “……咳。”

  丽日御茶子被这一声咳嗽惊到了,仔细一看才发现绿谷身侧站着的常暗踏阴。

  “……”
  “啊……原来还有常暗同学啊……没问题了!”

  “丽日同学……如果你最近有什么事了你可以和我们说的。”
  “嗯,丽日同学,毕竟同学之间就应该互帮互助嘛。”

  丽日御茶子尴尬地笑了两声,心底对着往角落站的常暗小小地抱歉了一下,毕竟常暗踏阴实在是站得太不引人注目了,想要找到他也要费一番功夫。

  准备的时间还长,绿谷出久决定和临时组成的四人小队打磨一下彼此之间的默契。

  “这次我们的对手是B班的另外四人……具体是哪四人还不知道,总之我们一定要将彼此的战斗方式都尽快熟悉一下!”
  “最好还是调查一下B班同学的个性吧……万一对方隐藏了成员的个性而使我们无从下手就糟了。”
  “战术也要制定一下才行……为了以不变应万变方方面面都需要考虑到……”

  走在前往专门训练场地的路上绿谷一直都在碎碎念,内容无疑是与交流赛前的战术磨合相关。即使只是年级内两个班之间的一场交流赛也引起了莫大的重视,毕竟也是变强路上的一部分,将来目标都是职业英雄的雄英英雄科学生们自然不会有所懈怠。

  “那个……绿谷同学?”
  “……绿谷同学?”

  丽日御茶子无论如何都无法打断沉浸于碎碎念之中的绿谷出久,站在一旁干着急了好半天。常暗踏阴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拍了一下绿谷出久的肩膀。

  “绿谷。”
  “啊??怎么了常暗同学?”
  常暗踏阴指了指一旁的丽日御茶子,此时她正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常暗踏阴。绿谷带着些疑惑转过了头。

  “我们想要用到场地的话……绿谷同学,可能会有点困难。是这样的,早上我好像在走廊上听到B班的同学下午会在场馆里做准备……似乎已经报备了,我们去的话,不太好吧。”
  “这样吗……?”

  绿谷出久沉吟片刻,停下了脚步,以至于四个人都站在了原地等着绿谷思考。
  “确实有点不好办呢,丽日同学。”
 

绿蓝的那个BE坑了()

想了想小蓝不是那样的人,即使想写也会ooc。在已经爱上小绿的前提下他是不可能因为这种被强行绑定的事和小绿分开的,也不会因此记恨小绿或者或者太伤心难过。

不仅不会而且有可能因为可以和小绿在明面上交往做梦都笑出声(x)

自由这种东西在那篇文的背景下反而显得不太重要了。因为本身小蓝我就想写成歌手然后本来恋爱这种事公众人物就是不能放在明面上的,现在公司说要撮合他们而他们正好地下恋情不是美滋滋怎么会不开心(?)

总之坑了()有缘再见。
不占tag了

(出茶)雄英在校高中生和他们的恋爱绯闻【一】

预计cp出茶
有可能含微量胜出,避雷注意——

——
小声嘀咕尖叫出茶太戳我萌点了1551
突然就吃了。等等我不是轰出女孩吗?????
茶茶泰可爱乐——!!!

——总之慎入,大概会往沙雕的方向发展

没问题的话我们就进入正文(´▽`)ノ♪

——
——
——

  最近丽日御茶子很苦恼,不知道是什么人传出了"丽日喜欢绿谷!"这样的谣言。下课时总有女生前来八卦,她本来打算趁课间好好复习自己不太擅长的学科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

  "丽——日——"芦户三奈飞奔了过来,她往丽日御茶子身上扑了过去。"丽日丽日,你是不是喜欢绿谷啊?啊啊啊快告诉我吧——"

  "唉——???"丽日御茶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敏感话题问得红了脸,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芦户三奈便因为注意到了她脸色的小变化而激动不已。

  "脸红了脸红了!果然没错吧丽日!"
  "你真的喜欢绿谷啊!"

  丽日御茶子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芦户三奈在说什么的时候,急忙辩解。通红的面颊和局促不安的摆动双手却显得她更为可疑——"不不不不不是的!芦户同学不要乱说!"

  可芦户三奈显然已经不再管丽日御茶子苍白的辩解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迅速跑开了。

  "什么啊……"

  丽日御茶子脸上的潮红慢慢退了下去,但在想到芦户三奈的话之后又迅速地漫上脸庞。

  "你真的喜欢绿谷啊!"

  丽日的脑海里像扑地炸开一朵烟花,整个人的体温都在慢慢升高。她极不自然地将头埋进臂弯中,趴在桌子上自我冷静着。

  ——

  "嗯,我和出久君只是朋友的!"
  过了一会,丽日御茶子这么冷静地想着。

  "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上鸣和峰田同时鬼叫着,两人对从女生的小圈子里迅速传播到整个A班的八卦表示难以置信和振奋不已。

他们俩一左一右试图与绿谷出久勾肩搭背——即使峰田并够不到绿谷的肩。上鸣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问。

  "绿谷,快说,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是啊是啊,没想到居然是你小子先脱单了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啊啊啊——!"

  被两人围住的绿谷出久局促地向周围递出一个求救的眼神,很好——这两个对爱情这种东西渴望已久的饿狼将绿谷这只被看上的保护得很好,没有给他一点机会。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没有做什么啊?话说这是怎么回事?"

  绿谷此时心中对这件事还没个印象,大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避开了向绿谷传播这样的八卦。

  "就是丽日同学喜欢你这件事啊!——"
  上鸣把对为什么绿谷居然连这件事都不知道的难以置信都写在了脸上,峰田却是一愣,随即发出了一声哀嚎。

  "太狡猾了吧绿谷——"
  上鸣似乎也明白了,一脸怨天尤人。
  "难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你这样的纯情小处男吗——???"

  不知怎么被埋怨的绿谷刚刚被那句话中所包含的信息量砸蒙了。他甚至还没消化自己突然就被喜欢了的——
  等等,被喜欢了?
  被丽日同学喜欢了?
  看上鸣他们的反应好像还是那种喜欢?
  "?????????"
  绿谷欲哭无泪,问号多到甚至都要溢出大脑。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啊!

——

  变了。

  A班同学们看绿谷出久的眼神似乎都有些变了,一半惊叹一半八卦。虽然在同学们中还有轰焦冻和爆豪这样对此事完全不感兴趣的人,但总归是几乎全班这两天都格外地关注八卦的两位主角。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

  爆豪胜己表示对这样的八卦不屑一顾,甚至还将前来打听的同学们都吓走了。他们都是因为爆豪和绿谷关系好才来的,对此爆豪十分烦躁,就差把"我和臭久不熟"这句话写在脸上了。远离三尺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戾气。自然把同学们都吓得远远的。

  "小胜……"
  "滚开臭久!"

  爆豪胜己如此烦躁全是因为最近老有人来问关于绿谷的事情。冤有头债有主,此时遇到事主自然是好不起来脸色。气压似乎都低了几个档次。这下论绿谷再不明白也懂了,大家把传言信以为真了。

  甚至开始骚扰不相关的人来试图扒料了!

  "……"

  绿谷出久对班上的同学失去了信心。饭田说和丽日有话要谈,不能跟他一起去和发目明协商对战斗服再一次改进的问题,而其他同学……

  绿谷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这才想到去找下爆豪。如果不是恰好有事找爆豪胜己,绿谷出久也不会去犯这尊阎王的。
  这下好了,因为一句传言引发的连锁效应已经开始误事了。
  绿谷出久又叹一声,只好之身前往寻找发目明商量改进的问题。